【情感文章】穿过婚姻的浑浊与透明,让我们学会恩爱

发布时间:2014-08-20 类别:情感文章

   婚姻,自从有了婚前同居之后,这个词的神秘就减了几分。尽管看着父母们这样那样的过生活,但是总觉得自己可以拥有一份别样的,所以总是抱有很多的幻想与期待。

  然如今,若不是顺其自然到结婚,就会有这样那样的各种理由,让你还没有走入那个即是殿堂又是坟墓的“地方”。

  无论你是未婚、刚结婚、还是已经结婚多年,或说所为夫妻已经有名无实,更甚至与你已经离婚。总有还有很多婚姻里的东西,需要我们学习。

三联阅读配图

  婚姻中的浑浊——也许比你能想象的更加的凌乱

  不知是否还记得杨子是谁,那个随着与黄圣依绯闻的热切,主动曝光12岁女儿的兼职男艺人。自然正牌夫人也爆了光,媒体又回想起他与黄圣依那些若有若无的传闻——反正杨子的公司只签了黄圣依一枚女星,这是不争的事实。

  新闻里有一句意味深长的话:这不是每个女人都能做到的,说的是夫人陶虹(重名)。朋友说:其实对黄圣依来说,这话也适用吧。我比较务实,答他:其实,大部分女人都做得到。光我身边,既有忍气吞声的原配,也有看得开若有其事的,更有两夫妻各有各潇洒,人前十指交握,人后不知所踪……中国的婚姻现状一言以蔽之:多元。

  三四年前,已经有二十出头的女孩子认真地跟我讲自己的爱情观:“如果他在外面有什么事儿,只要不离婚,不影响家庭和工作,别花太多钱,我想我真的能接受。”我看着她俏丽活泼的一身少女装束——正是那年流行的连体裤,一时不知如何应对。

  那时我觉得不可思议,甚至悲叹中国的婚姻观在倒退,返祖到千年之前。但是我渐渐发现了,我们周围的男女关系越来越形式多样,当然有美男子左右逢源,却也有女神身边一堆拥趸者;女小三已经不再新鲜,男小三与本夫分庭抗礼的也屡见不鲜;有开放式的婚姻,相互纵容,接受对方寻求快乐;还有索性不婚不育,直接住在一起;半公开的一夫多妻或一妻多夫……

  性别仍然很重要,但不再是第一顺位,经济、地位、个人魅力,决定了他/她的择伴能力。大部分人还渴望专一,另一部分只视之为荒谬或无所谓,道德规范必须屈服于实际生活的需要。能力越强,野心越大,范围就越发广阔。

  朋友认为:做父母的再出格,恐怕也不会教育孩子在男女关系上我行我素。婚姻制度不会消亡,是因为保障家庭成员的权利是文明社会的标志,特别是妇女和儿童。

  我也点头称是:在我有生之年,婚姻制度估计不会消亡。但在水底下,是否有暗潮汹涌?现在我们觉得骇人听闻的事物,有没有哪一天会成为司空见惯?他答不上来,我也答不上来。

  婚姻是一潭混水。但,水至清则无鱼,看去混浊的东西,也许才会有更多的生命力。

  婚姻中的透明——肯定比你能想象的更加琐碎

  单位派我出差五天,走之前,我在餐桌上留下三张便利贴,交代NC的一些事项,这些都是平日里他不注意的生活细节,比如电源插头从来不拔、煤气阀不关、放入冰箱里的食物总是连着塑料袋、洗澡的时间过长、不会用洗衣机……所以,我尽可能地提醒他,多注意。

  这五天,我们通了五通电话。简明扼要的。全然没有恋爱时的那番甜言蜜语,取而代之的是婚姻里那份安宁。婚姻里没有“废话”,我们再也不会煲电话粥。也不会问,“今天有没有想我?”“没有我在身边,是不是很不习惯?”之类的话。

  “细节打败爱情。”也许只有在恋爱里才存在吧。如果说在恋爱的时候,我们总是有意无意的去刷自己的“存在感”,那么在婚姻里,更多的是一种长久轻松而心安理得的陪伴。

  出差结束,历经八个多小时的火车,终于抵达。NC从来不会送我到车站,也不会制造突然接车的惊喜。

  回到家。家中一片狼藉,地板上和茶几上的灰尘,厚到可以涂鸦;沙发上的沙发套和沙发表面已经分离,随意搭配,孤单的遥控器被生生抽出了布艺套;正要换鞋,却发现,已找不到鞋在何处,好不容易在茶几底下找到一只,而费尽心思,才发现另一只孤零零地躺在卫生间马桶旁边。

  走进主卧,被子已经半摊在地板上,梳妆台上赫然躺着几条内裤,其中一条还挂在我的小雏菊香水瓶上;穿过阳台进入次卧,衣橱的大门敞开着,在房间的角落里又找到一个白色塑料袋,里面装着淌着油的饭盒;接着走到书房,睡莲的叶子已经被晒得发黑,花盆里的水被杂质侵占;还有我的书桌上那本翻开,尚未读完的页面上躺着他换下的袜子。

  走进厨房,一股刺鼻的气味扑面而来,垃圾桶的垃圾已有一周多没有倒尽,灶台上滴满了已干的西瓜水,蒸锅里的玉米和炒黄瓜已经长毛,还有电饭煲里的红豆薏米粥发出又酸又馊的气味……

  我不知道以上的陈述是否要已经表达清楚,也许还会有些恶心,引人不适。没错,这就是婚姻生活里关于真相的一部分,当然,也并不是所有的婚姻都如此。我没有呕吐的欲望,甚至我还在思考我该从何收拾起,虽然我心里早已燃气熊熊烈火。真的有种逃离的想法,忍不住祈祷,领导,请派我长期出差吧。

  如果在以前看到这些,我会操起电话对着造成这一局面的那个男人,破口大骂。然后等着他回家,继续骂,一边骂一边监督他收拾干净。而现在,我只会嘴上嘟囔嘟囔,然后默默地把这一残局收拾。

  就像我爸我妈这对老夫妻一样,有时我爸惹我妈生气,还骂她“笨女人”。我妈气得嗷嗷叫,结果我爸一发话“笨女人,给我削个苹果。”我妈嘴上说着“谁要给你削水果?”,说完便心口不一地跑去洗水果,给我爸削好。等我爸朝我妈招招手,“快点撒。”我妈就屁颠屁颠地跑过去,嘴上还甜甜地应着“好嘞,来啦,来啦。”她不是卑微,不是妥协,而且她甘愿当他的“笨女人”,甘愿和他这样斗嘴一辈子。

  婚姻里有太多诸如此类的琐碎,人往往很容易失去耐心,而对婚姻失去信心,但有时候,你又会觉得这些琐碎,其实也是一种幸福,它来得更加真实,它让婚姻变得更加透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