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散文随笔】浅红色的青蛙_散文随笔

发布时间:2012-10-31 类别:散文随笔
  几天前的一个夜晚,经历了一件少有的事。
  
  我刚刚要上床休息,外面忽然狂风四起。风的翅子拍打着窗户,透出深冬的凄凉。
  
  此时,对面大楼上的灯光也正在相继暗下去,我熄了灯,渐渐地开始入梦了。朦胧中,只感觉右边的脸颊被湿漉漉的“嘴唇”吻着。我一下子惊慌了,用右手摸摸脸儿,啊,握住了一只小青蛙。我急忙伸手打开灯,看到的正是花房里的青蛙。
  
  今年冬天虽然冷,但是小区供暖特别好。晚上休息时,除了锁紧防盗大门以外,屋子里其它的门都是敞开着,小青蛙就是从花房进来的。它穿堂入室,竟上了我的床。
  
  一共逮着了三只。一只在我脸上,一只在枕畔,第三只在我的大被子上面。
  
  我走进花房,池子里原来是有十几只小青蛙的,现在却一只也没有了。我愣了,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。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,它们齐刷刷地都跳出来了?这会儿,池子里似乎还有着它们的足迹。我把拾到的三只放进去,现在,独看这三两只,如点点荷染,一团一团,扩散着。
  
  多年前,曾在一位长者的书斋里见到齐白石老先生的一幅画,画上面有一条小溪顺流而下,溪里有几只俏皮的蝌蚪。分明见到的是蝌蚪,取名却是——蛙。看着看着,我眼前好像出现了一群活蹦乱跳的青蛙,把一条小溪闹得弯弯曲曲。高人真是有他的高明之处,我默记于心,直至今日。
  
  浅池里饲养的是一群浅红色的青蛙,身上一点杂质都没有,真实的名字是叫——金蛙。它们的个头是长不大的。这种蛙农村的田野里很少有,倒是花鸟市场里有卖的,像卖小宠物似的。它们主要吃虫子,我常去那里买。冬天了,河流山川都结冰了,花市里也无人在卖,我就把在秋季里为它们准备在冰箱里的大虾取出来,解冻以后来喂它们。
  
  青蛙是两栖动物,颜色因环境而不同,通常为绿色。生活在水和靠近水的地方。七十年代我曾去过农村,那个地方是一望无际的水田。每当雨后傍晚时分,落日之下,一段一段的田埂上就会出现一层密密麻麻的小青蛙,像大拇指般大小,一水儿淡绿色的,非常可爱。这时我走路就会格外小心,两只眼睛目不转睛地看着田埂,很不忍踩到它。有时无意中踩到一只,我就把脚使劲抬起来,许久不再敢放下,心里那个难受啊,像被小刀割疼了……
  
  以往,那一群金蛙都在池里的时候,个个鼓着大肚皮,张着嘴巴,小小的身子却仿佛要吞吐两江似的,使得浅池泛起涟漪。有时我往水里投食,它们先是四处惊散,然后再试探着靠拢。偶尔也跳出来,在花房里,我给它们留出了一条道,让它们轻松地来去。
  
  如果它们四肢收在一起,个头还不足一元硬币那么大,但每天忙忙碌碌,蹦蹦跳跳,那种活泼劲儿,实在叫人快活。有时为争一只小昆虫,几只一起扑过去,一下子又一起扑空了。结果个个原地不动,像一群木偶似的,如同时思考一个问题。
  
  清晨,它们睡了一夜醒来,最愿意跑到花盆下面去扒泥土。然而花根多壮,它们是一点也扒不动的,随后就蹲在那儿左看看,右看看,还不服输呢。真是天下再小的东西也很少有说不得的。
  
  第二天,从大连电视台的生活栏目频道里得知,辽宁营口发生了4.3级地震。这种等级的地震对生活和工作无碍,人们都没有任何恐慌。我只是说,小金蛙的反常,让我想到了无意中的巧合。
  
  浅池不大,但,是它们栖身的好地方。它们各自透着对生活的美好心智,跳跃,停歇。
  
  没有光芒,有光彩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