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写景散文】走进青海湖

发布时间:2013-09-27 类别:写景散文

  写景散文:走进青海湖
  
  沿着当年文成公主走过的路,循着美丽神奇的传说,慢慢地靠近青海湖。
  
  倒淌河的水,满载着古老而优美的传说、挟带着文成公主的相思和离愁百转千回地流向青海湖。穿过日月山口,放眼望去,竟不知何处是天际?清爽的山风吹透了身体的每一个关节,湛蓝的天空、漂浮的白云几乎伸手可触,如茵的绿草犹如柔美的锦缎,铺开在绵延起伏的山峦上。漫山遍野的经幡迎风招展,轻轻诉说着远古的文明与神秘的传说。平坦笔直的“天路”无限延伸,在远处与天相接,韩红的歌曲在耳边回响:“那是一条神奇的天路哎……把人间的温暖送到边疆,从此山不再高路不漫长,各族儿女欢聚一堂。”
  
  目之所及,三三两两的帐篷点缀在澄澈的蓝天、飘逸的白云间。大片大片的绿草随风招摇,远处的羊群犹如朵朵白云悠闲的游弋,近处的牦牛悠闲自在的来往穿梭。漫山遍野不知名儿的野花,窃窃私语,暗香浮动……整个草原,弥漫着一种蒙娜丽莎般的神秘微笑。
  
  在那遥远的地方
  
  有位好姑娘
  
  人们走过了她的帐房
  
  都要回头留恋地张望
  
  我愿做一只小羊
  
  跟在她身旁
  
  愿她每天拿着皮鞭
  
  不断轻轻打在我的身上
  
  伴随着导游姑娘优美的歌声,我们慢慢靠近了那遥远的地方。苍茫大地的辽阔神奇,随风而舞的心旷神怡,让我不知今夕何夕。
  
  那所能目极的尽头,就是青海湖了,远处看去就像与蔚蓝的天空连在一起了。湖面上行驶的船只,就像天空中飞翔的海鸥,洁白、轻盈。金黄金黄的油菜花,芬芳四溢,极像粗心的画家在绿色的画布上打翻了大瓶金黄色的颜料,毫无遮拦,猝不及防,抢眼而炫目。天空中悠闲的白云翻滚着、聚积着、飘散着,与蔚蓝的苍穹一直伸展到水天一线处,垂向一片碧绿的草滩,草滩上伫立着连绵起伏的墨绿色的山峦。近前草甸上的溪水,像一条哈达逶迤着伸向远方……草原上浸透着夏日的生气,浸透着湖水的滋润,清新而幽静。
  
  离湖水越来越近,我觉得自己像是赴情人的约,竟有些慌乱,那是迷梦中洪荒世界的一片大水,远古传说里西方极乐的一方净土。
  
  下了旅游车,用过正午餐,登上电瓶车,来到了青海湖边。只一眼,就被青海湖的蓝震撼了。它就象晴空万里的天空,但比天空蓝的纯粹,蓝的清澈,蓝的静谧,仿佛能涤荡人的灵魂,洗尽俗人的眼。碧波连天的湖水,在艳阳下清彻透亮,就像一颗镶嵌在群山里的蓝宝石,美的让人心无杂念、美的让人见而忘俗。这就是青海湖!在这纷扰的尘世间竟然保持着如此纯粹的、纯净的美,不愧为神秘的高原明珠。
  
  据说2000万年前,这儿是大海,后来由于地壳运动变成了高原,但仍留下了这片目前国内最大的咸水湖。总面积达到4400平方公里,环湖周长360公里。湖面东西长约109公里,南北宽约65公里,呈椭圆形。平均水深约19米,最深处达32.8米,湖面海拔3200米。
  
  谁说一见钟情总是轻浮的呢?在某种机缘下,突然遇见自己梦寐以求、苦苦追寻而又始终未能获得的美好事物,怎能不一见生情呢?
  
  坐上游轮,登上了二郎剑。这是一条狭长的陆地提带,宽约百步,长约二十五公里,自南向北没入海中,“剑头”沿边设置了宽约两米的木走廊,供游人湖边漫步。传说中二郎神跑到西海(青海湖古称西海)边,累得口干舌燥,想找口水喝,做点饭。于是变作一老牧民,架起三块石头准备生火做饭。那时,西海很小,水很咸。二郎神看到海东边有一个大泉,便跑去取水。孙悟空知道这个泉径通东海,因此,在上面加了个石板,谁也不能动。二郎神顾不得这些,揭开石板就去舀水。这时孙悟空赶了上来,二人又打了起来,结果,谁也顾不上盖石板。那泉水一个劲地往外溢,不一会儿,西海瑶池变成了一片汪洋大海。孙悟空一看大事不好,赶忙抓起附近的一座小山,扔进海里,这才压住泉水。二郎神见孙悟空神通如此广大,抽出二郎剑,想砍掉小山,孙悟空急了,朝着二郎神的手臂就是一棍,将二郎神的宝剑打落在地。二郎神见机不妙,便弃剑而逃,孙悟空紧追不舍。后来,二郎剑便永远留在了西海边,故而人们把这里称为二郎剑。
  
  在幽静婉约的木廊上,迎着清凉的海风,回望那幽蓝幽蓝如低垂天空的湖面,空旷辽远,波澜不惊。世世生长的马兰花,寂寞守候在碧蓝的湖畔,飘散着沁人的香,静静地在天地间绽放。
  
  有人说,高原上的湖泊,是躺在地球表面上的一颗泪珠。眼前的水,在烟波中起伏荡漾,在阳光下变幻着深深浅浅的蓝,每一种颜色的淡出和淡入,仿佛都应和着自然的声息。在这里,没有漂泊的宿命感,没有生之渺小的惆怅。相反,会觉到有如禅定般的充盈与淡然,这里的一切是天真的、澄净的,就像高原上空飘过的白云,丰富而单纯,圣洁而动人。
  
  猎猎舞动的经幡,飘扬在神秘庄严的祭海台上,祭祀的鼓声,青幽的桑烟,以及生命的阵痛与伤痕在风中渐渐隐退。玛尼堆上的候鸟,面南而立,孤独的嘶鸣如箭般穿透了相思的心。独坐在水岸上,听风穿梭而过的声响,看鸟的翅膀划过天空的痕迹,遥想着前世今生的缘聚缘散。如果说还有思念,是不是这一刻应该是最纯净的,如同,眼前这一汪湖水。
  
  在渐行渐远的归途中,蓦然回首,青海湖渐渐地与苍茫的天、清凉的风、洁白的云凝结成一体,又分不清哪是湖哪是天了。